DE学校

“尊重生命的生长规律,遵循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”是这所学校一切构思、一切规划、一切行动的前提和基础,一切的教学与管理运营都时刻牢记这两个规律。我们深知,“所有的失败都是对规律的背叛,教育尤其如此”这个道理。


基于此,我们把“让每一个孩子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命方式”作为学校的发展使命。


在这个学校,学习不是第一位的。第一位的是教给孩子终生受用的生存技能和价值观,其次才是学习。但我们更看重的是学会学习,看重的是主动学习,是快乐状态下的主动探究式学习。


学生是这个学校的绝对主体,不仅是学习的主体,也是运营管理的主体。其他人,不管是老师,还是背后的家长,不管是长江学者还是“千人计划”,哪怕是院士泰斗,在孩子面前,我们也只是绿叶,只能是构建沃土。因为,他们的初心是一切为了孩子,以“孩子为王”,他们相信这个学校的孩子们能自如应对当下和未来所有的问题、压力和挑战。他们傻傻地相信并坚持这样一个理念:“相信(Just Believe.)。  发生……(Let it Be…)” 


DE学校1.jpg


这个学校的“老师”可能最不像老师,也不一定是教育科班出身,但他有可能是某个行业的翘楚;他们个性突出,性格各异,但他们都能真心爱着孩子,真心的热爱教育;在这所学校,他们可能会累,但他们一定会很快乐,很幸福。因为,他们是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,他们脚踏实地奋斗耕耘着自己的精神家园,他们珍惜当下的点滴遇见,并对未来充满激情和期盼。


“共创共享”是这个学校课程的最大特色。这个学校有自己的独特教材,有自己独特的教学内容规划,有自己的教学实施和评估体系。但所有的课程都与自然和社会密切相关,并以课题研究和实践为基本形式。不仅重视量,更重视质的发展。在这所学校,教学的内容不是以“大纲”为根本,而是以学习和成长诉求为根本。因此,学校的课程内容和系统建构由学生们参与并主导,成人只是在不时之需时打打下手。


DE学校2.jpg


游戏化学习、坚守本质但崇尚技术驱动是我们学校最为显著的教学特色,因此,教学方式更是“奇葩”,虽然师资配比很高(最高不超过1 :5),但学校始终坚持以学为主,而不是以教为主;始终坚持以自主学习为主,以主动教学为辅;以学生自己评价为主,老师只做客观记录和规律分析。这所学校,教学的语言是多样的,有中文,英文,也会安排适量的日文、法文、德文、阿拉伯语课程。


这个学校不会以应试和升学为根本,甚至不设集中性的标准化考试。即使有国家的强制性考试,我们也不设“老师”来监考。因为,我们懂得尊重并相信孩子。


这个学校几乎不对孩子进行评价,尤其是主观性评价。学校和老师只是做客观的记录和规律的分析,我们把评价的机会和权利交给孩子自己。毕竟,我们的孩子,也包括很多成人,太多太久地活在别人的评价里而没有自己了。我们深知,如果想要培养一个有独立主见,独立人格的完整的人,自己学会评价自己是根本中的根本。


DE学校6.jpg


这个学校可能没有固定的校园,我们把大自然当学校,把社会当课堂,把世界当教科书。这个学校即使有校园,我们也建议不建立“围墙”,尤其是精神意义的围墙。因为,我们会让我们的孩子随时可以触摸自然和社会,随时感知真实生命和社会的气息。山林、小溪、古长城、博物馆,古村落,大都市,华夏的每一寸土地,地球的每一个角落,都可能是我们学校的课堂。每年,我们的学生可以造访国内6-9个地区,在每个地区进行不同主题的学习;每年,我们的孩子会造访1-2境外国家,并在那里进行不低于30天的学习和体验。


DE学校3.jpg


这个学校的学生不多,从小学到高中可能就几十人,也可能一两百人,但最多不超过三百人。但这个学校的每个孩子都具有独特的个性和气质,每个人的生命状态都是快乐、自信、敢于担当的,每个学生都看似普通,但都又是洋溢贵族气息。如果说个性特点,“没有恐惧”是这个学校最大的个性特点。


因此,家长的认知同频,知行合一是这个学校选择学生的唯一核心指标,这也是我们选拔所有人的最重要指标。为此,我们也筹建自己的幼儿园,我们会从小,从最基础,最细节的地方找我们气质同频、知行合一的人。


DE学校4.jpg


我们学校的学生可能有三个出口:

  • 一个参加正常的国内高考(如果他们长大了高考还存在的话);

  • 一个是申请国外的大学,出国留学;

  • 最后是前面两条都不选择而选择第三条路。


不管选择哪条路,我们都会陪伴始终。因此,我们学校的学生身份终生有效,随时可以用他自己的ID打开学校的校门、图书馆和所有他感兴趣的地方。


这个学校所有学生的家长都是事业合伙人。但我们会用科学的管理手段,让这些合伙人既能深刻理解我们的办学理念,并能身体力行地践行这些理念,而又不干涉学校办学的独立性。


会玩、爱学习,会学习,没有恐惧是这所学校的最大竞争力。本真、丰盈,是我们学校师生的生命常态。  


DE学校5.jpg


从最初学习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育思想,到后来参访学习惠灵顿中学、TIMTOPBER、普纳荷学校的办学细节,再到最后构思筹划自己理想的DE学校,我们整整用了五年多的时间。前几年,更多的是想象。直至2015年,我们才真正开始实际的规划。


2018年,我们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。我们知道,前方的路一定坎坷,一定充满着各种挑战。但我们相信,只要方向正确,难走可能意味着有更不一样的价值。好走的路别人都走了,容易做的事情聪明的人都做了,我们就做点我们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了。


毕竟,这所学校,她不一样,她不仅承载全部DE家人的浪漫主义理想,她也是我们全体DE家人的梦想家园。